環保企業如何布局“一帶一路”?

發布時間:2018/6/9

伴隨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推進,環保領域日益受到眾多投資和關注,成為企業未來參與國際基建的重點領域,一些中國環保企業相繼走出去參與國外項目投資建設。

 “基于中國國力持續增長和金融危機的推波助瀾,整個世界經濟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中國企業旺盛的生命力和過剩產能需要去新興市場挖掘。”

環保企業積極“出海” 看好國外市場

去國外進行投資,一方面的原因是國內競爭太過激烈。海外市場雖然存在語言不通,人生地不熟的情況,但很多民營企業、央企都愿意在探索中前行。另一方面,伴隨著國家一帶一路倡議,走出去不僅僅是市場行為,也是企業服務國家戰略政策的體現,其深遠意義非同小可。

 國外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,中國環保企業為什么先走到歐洲買買買?柯儉特別強調了德國的文化,北控之所以花費14.38億歐元收購德國專門做垃圾焚燒的公司,正是因為看中了德國的工匠精神和細致的管理,其次,北控還引進了德國雙元制的教育體系。

 很多人擔心在國外的投資風險,但國外的投資機遇與風險并存,不同國家和地區情況也各不相同,并不見得國外投資的風險一定就比在國內投資風險更大。

 云南水務從2011年的12.2億做到現在248億經營規模,海外項目已覆蓋多個國家。當年“走出去”時首先布局東南亞地區市場,主要基于云南面向東南亞輻射中心的區位優勢,東南亞國家與中國,特別是與云南的的距離較近,路程不遠,而且人口眾多,可開拓環保項目也很多。

 當年得知泰國的污水處理率較低,2013年在曼谷有約300萬噸污水量,只有約90萬噸得到處理。云南水務看到了廣闊的市場前景,并逐步介入,從2013年就開始了與泰國當地的環保項目合作,并已在新加坡、印尼、馬來西亞等其它東南亞國家進行了市場布局,以后還將進一步抓住“一帶一路”戰略實施的契機繼續開拓全球市場。

 中國綜合國力不斷增強,國際地位與影響力今非昔比。目前,東南亞地區國家政府和政黨普遍對華態度友好,與中國合作關系也非常好,積極響應“一帶一路”戰略。供水、污水處理、固廢處理等環保項目不僅造福當地民眾,還具有一定的國家對外戰略意義。

 東盟的空氣、海洋問題及中亞的荒漠化、土地化、水資源分配不公問題很嚴重。可持續發展又是國際環境形勢大主流,每個國家政府都特別關注環境問題,一些中亞國家的環境理念、對環境問題接受度、關注度及改變的迫切度很強烈,他們早就開始擁抱綠色經濟的概念,東盟和中亞地區存在著廣闊的投資機會。 

政府“搭橋”助推環保企業“走出去”

《關于推進綠色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指導意見》及《“一帶一路”生態環境保護合作規劃》兩個文件告訴我們綠色一帶一路的建設方向和目標。

 第一,習主席在高峰論壇提出要建一帶一路生態環保大數據共享服務平臺,實現生態環境信息共享,推動生態環保產品和技術在此平臺上開展合作。第二,一帶一路綠色發展聯盟的成立為企業間開展互動交流,推動一帶一路的綠色化提供了平臺。

 中國東盟(上海合作組織)環境保護合作中心作為南南環境合作平臺,成立了能力建設培訓班,開展環保技術培訓,幫助當地國家提高環境管理能力。同時也建設了合作示范基地,成立一帶一路技術轉移中心,搭建中國環保企業與國外政府的橋梁,幫助環保企業走出去。

 “走出去”要找準時機選準區域  “抱團”或是最好選擇

 

環保行業在走出去過程中面臨各種風險,包括地緣政治風險、地方政策、法律風險及融資風險等。

 “需了解當地的法律法規,重視海外投資時機的判斷”,孫明華認為目前是固廢危廢的市場,水務領域競爭已經相當激烈,市場也較為飽和。國內建議布局輕資產項目,如智慧水務、海綿城市、智能水表、雨洪管理、大數據平臺等。

 中國環保企業走出時最好與央企、國企合作,“抱團”出海,央企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強,具有海外市場的平臺優勢和項目經驗,環保企業可利用專業技術優勢和服務水平與之完美結合。走出去的好與壞不能一概而論,得看地區和國家。對于不缺技術、資金的諸如新加坡、以色列此類的發達國家,適合推廣智能水務及節能水技術的研發,幫助政府進一步提升其水務精細化管理。有資金但沒有研發技術的相對發達國家應重點關注,比如沙特阿拉伯、阿聯酋、卡塔爾,就可以優先考慮工業污水處理、污水回用和海水淡化等方面。

 一帶一路上的東南亞、南亞、中亞、中東歐大部分國家應成為中國投資的重點,他們市場大且在政治上與中國關系穩定,大多處于經濟發展的上升期,環保基礎設施的需求增長迅速,資金和技術缺口都較大。另一方面,其經濟的發展也為企業創造了一定的盈利空間和增長潛力,因而中國企業在這些國家將會面臨很多投資機會。

 對于伊拉克、非洲這樣不發達、政治不穩定的國家,還是以做公益為主,賺錢為輔。這些年,蘇伊士通過Aquassistance等公益組織為老撾、柬埔寨、緬甸等國的清潔供水也提供了不少支持。

 去國外做項目要加大PPP項目之間的關聯性及前后端咨詢力度,提倡“以人為本”的理念。應扎扎實實地做好總體規劃,打破信息孤島,做PPP大咨詢,才能實現真實的財政可承受,不然很容易變成走過場。

在法律法規穩定成熟的國家,中國企業的投資經營權益會更有保障,遇到問題可依靠當地的法律途徑解決,投資項目可以通過協商爭取在項目用地的紅線內按照中國標準執行。

艳情五月天